这些个士兵竟然开始自己人砍向自己人了

分享到:
    话音未落,一阵微风吹来,李林面色骤然一变,原来顺着微风而来的,是不远处赵营中震天的喊杀声!“糟了!”李林双眉一皱,急声喝道,“快!急行军!直接入营!”
 
    “莫非是曹军再回来袭营了?”田畴惊叫道。
 
    “若是袭营还好!”眼神一凛,李林低声说道,“恐怕是我军将士经过几场恶战已经不堪,加上没有处理得当,产生了哗变!”
 
    听了李林的话,田畴大惊,哗变,哗变的话,那就可糟了!在厉害的将领,若是军队哗变,也是无济于事,想想当年自称天下第一的吕布,面对自己麾下将士的背叛,也是被擒获…………
 
    “冲进去!”李林大声喝道,指着已经隐约看到的赵军大营,赵王的旗帜还在风中飘荡,可见还没有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辽侯!”望着越来越近的赵营,田畴抬手一指,皱眉说道“寨门关着啊!”
 
    “nnd!听我指令!给我撞!”李林爆喝一声。“喝!”身后方一挥手,立即有数十名举着长枪的士兵快马冲了出去…………
 
    正如李林所料,赵营内此刻确确实实是哗变了,而且波及了整个鲜于埔在城外的大营,四万域名赵营士兵,也即是鲜于埔现在身边唯一剩下的可战之兵,正在嘶声力竭得撞在一处,面色狰狞,挥刀向一同作战的胞泽砍去,竟然面上没有一丝的不忍…………
 
    “住手!本将军叫尔等住手!”几名偏将还算是有些脑子,用刀背砍昏几个士卒,然而下一时刻,他却反被曹兵包围住了…………
 
    “太可笑了!真是祸不单行啊!刚刚被打败,好不容易捡回了性命,这些个士兵竟然开始自己人砍向自己人了…………诶…………”营内帅帐之中,鲜于埔并没有在外面指挥者士兵,平息哗变,一是他刚刚打退了曹军的攻击,身中三箭,已经不能轻易的动弹,二是,难道自己出面,就能有什么用处吗?若是自己真的有那么大的作用,主公就不会尝到这样的败仗,就不会沦落
    “良策?”鲜于埔苦笑一声打断了士兵话,数日前,听闻营内将士多有口角,鲜于埔便感觉有些不妥,然而还未等他想出应对之策,想出用何等办法激励士气,曹操的大军便打了过来,自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保住了城内的赵王,但是…………但是营内却先行哗变,自己根本搓手不及,再说,这样的局面,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是天意么?拿到是天意要灭我,要灭我家主公”抬头望了一眼天际,鲜于埔黯然一叹,显然已经绝望,鲜于埔根本就不知道为何,就到了今天这样,打败与黄河岸边,被曹操追兵追到了邺城,本来根本就不在自己眼里的曹操小儿,竟然已经杀进了河北,赵王已经派人去请李林,但是那李林就是可以随便动用的吗?要说那曹操是一头猛虎,那李林一群饿狼,一群随时都会反过头来咬住你脖子的饿狼,眼前的这个局面………鲜于埔已经不敢在往下想,举起自己还能活动的左臂,拔出了自己的佩剑,自己戎马半生,万万不能死在这哗变将士的导刀下,莫不如…………
 
    “轰!”忽然,营门处传来一声巨响,偌大寨门被击得支离破碎,木屑四溅,本来已经准备好自杀谢罪的鲜于埔,剑斗举起来了,听到了声响,一愣,军营哗变,怎么还会有人冲破寨门呢?都在内部厮杀,有几个人会直接把寨门撞破啊?
 
    “莫非…………难道是城内主公派来的救兵,来处理哗变之事的?”鲜于埔疑惑道,但是手里的动作可是听了下来,已经到了鲜于埔这个地步的,有几个人愿意这么就死了,而且还是自杀的…………
 
    也得亏是这一声巨响,营内的疯狂的态势顿时停了下来,无数双眼睛望向寨门,无数的士兵一见便是已经,刚刚自己的大脑都被愤怒,不甘所充实了,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了这一大批奔袭过来了士兵,就算是有发现的,大喊出来的声音也被淹没在这哗变的厮杀声中了………………
 
    “啊!怎么回事?莫非是敌军来了?”愣住的士兵一看眼前黑压压的一片,立即以为是曹军杀回来了。
 
    “不!不!快看!快看!金字辽旗,金字辽旗!辽侯来啦!辽侯来啦!”李林的金字辽旗就是自己的招牌,李林大名威震河北,打仗的名声可是比刘和那一帮的将领要大的多,不少的赵军的老兵也是跟着李林打过袁绍的,现在很多活下来的人都当了屯长,伯长,一见到这金字辽旗,众人仿佛就看到了希望,甚至是看到了胜利,立即就有人呼喊了出来…………
 

欢迎转载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 » 这些个士兵竟然开始自己人砍向自己人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