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听魏九端语气森寒道当初江家被灭门那件事情

分享到:
只不过我商州府跟你建州府相邻,总堂若是下来人调查,肯定有人会询问我,我能帮你的便是不落井下石而已。
 
    否则我若是从其中说你几句坏话的话,那后果你可是知道的,说不定你就会被总堂严惩。”
 
    楚休闻言顿时便哂笑了一声道:“卫寒山,想的美的人应该是你才对,你在关大人那里告我的黑状,结果现在却贪图我从江家得来的东西,合着到了最后好处都是你的?”
 
    卫寒山只是冷笑了两声,并没有说话,但他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他已经吃定了楚休!
 
    楚休用手敲了敲桌子道:“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你是看到尉迟离开后才来的这里,那现在以尉迟的速度,他已经起程快马前往关西分部了。
 
    等你回到商州府之后,你应该就会接到魏大人的消息了。
 
    卫寒山,你不是一个蠢人,但你却是一个自大的人,关中刑堂有关中刑堂的规矩,关西之地也有关西之地的规矩,自家的事情自家解决便好了,你却非要自以为是的把事情捅到外面去。
 
    我这次会不会被拿掉巡察使的位置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估计很快就要倒霉了。”
 
    卫寒山的面色微微有些变化,他只知道尉迟亲自来了建州府,但却不知道尉迟跟楚休说了些什么,看到现在楚休如此镇定的模样,卫寒山顿时便感觉有些不对。
 
    不过不对归不对,卫寒山还是冷声道:“楚休,你尽管死硬到底,等到上面的人下来,有你哭的时候!”
 
    说着,卫寒山便急匆匆的离去,想要回建州府让人打探一下动静。
 
    看着卫寒山离去的背影,楚休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冷芒来。
 
    他在关中的根基尚浅,可以说是刚刚立足,所以楚休除了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他还真没打算去跟其他人结怨。
 
    但可惜的是他不为难别人,别人却是非要来为难他,卫寒山既然想要跟他为敌,那以后各种明里暗里的手段估计绝对不会少了,毕竟在这关西之地,卫寒山无论的是根基实力还是手中的地盘都要比他大。
 
    当然卫寒山眼下可还有一个麻烦需要度过呢,那就是魏九端的怒火。
 
    在卫寒山回到商州府时,尉迟也是来到关西刑堂分部。
 
    见到魏九端之后,尉迟直接笑着拱拱手道:“魏大人,关西之地最近可也是有些不太平啊,有人都已经把状告到了师父哪里去。
 
    不过师父说了,关西之地的事情还是要由关西之地自己解决,如果魏大人解决不了,那刑堂总部才会插手解决。”
 
    说着,尉迟便将那封告状的密信交给了魏九端,看完了其中的内容之后,魏九端的面色顿时一片阴沉。
 
    “放心,这件事情老夫会解决的,不会再麻烦关老爷了,并且以后这样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尉迟笑眯眯道:“那就好,我这就回去给师父回话。”
 
    等到尉迟走后,魏九端直接气的将自己手中的龙纹铁胆摔在了地上,顿时将地面轰出了一个数丈的大坑来。
 
    “让卫寒山给我滚过来!”
 
    这封匿名信是不是卫寒山写的魏九端也并没有证据,只不过他身为关西掌刑官,处理这种事情还需要证据吗?
 
    上次自己拿了楚休的贿赂,接受了楚休的效忠站在了他这一边,结果转眼间便有人把事情捅到了刑堂总部那里,说这件事情不是卫寒山干的,谁会相信?
 
    况且哪怕这件事情真不是卫寒山做的,那也无所谓了,魏九端现在只是想要准备找一个人撒气,就算是找错了人,也足以敲打一下其他巡察使,让他们看看暗地里搞小动作的下场!
 
    此时的卫寒山刚刚回到商州府巡察使堂口,他这边还正想着派人去打探一下消息呢,便听手下的人汇报说魏九端让他去关西分部一趟。
 
    听到这个消息卫寒山的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立刻前往分部。
 
    而此时不光是卫寒山,楚休等其他几位巡察使也都是事先接到了消息,前往关西分部。
 
    关西刑堂分部的议事厅内,楚休等五位巡察使坐在厅中,魏九端坐在主位,面色阴沉如水,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卫寒山步入议事厅内,感受到这其中的气氛,他心中也是暗道了一声不好。
 
    此时的场景就好似当初楚休被魏九端质问一般,只不过这个人换成了他。
 
    卫寒山刚想要说些什么,便听魏九端语气森寒道:“当初江家被灭门那件事情,我都已经做出决定了,你不满可以跟我说,结果你却背着我去总堂告状,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掌刑官,还是说这偌大的关西之地,已经装不下你了?”
 
    卫寒山连忙道:“大人冤枉啊!告状什么的真不是我做的!”
 
    魏九端冷笑道:“不是你还能是谁?那好,你说,说出来当堂对峙!”
 
    卫寒山刚想要说些什么,但紧接着他的话便憋了回去,这让他怎么说?
 
    关西之地这几个巡察使哪个都不是好惹的,他若是乱攀咬别人,那纯粹就是在找死。
 
    “说不出来了?”
 
    魏九端的神色一冷,周身一股强大的气势顿时爆发而出,带着淡淡金色的罡气在议事厅内凝聚,彷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向着卫寒山碾压而来。
 
    地面上的青石板在这股强大的压力之下寸寸碎裂,犹如一条直线般延伸到卫寒山的脚下,那股强大的压力顿时让卫寒山的面色一红,身体竟不由自主的‘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其实卫寒山这种凝聚了顶上三花的武者精气神合一倒也不至于连天人合一境界高手的气势都挡不住。

欢迎转载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 » 便听魏九端语气森寒道当初江家被灭门那件事情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