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转到其他分舵估计情况也都差不多所以我跟

分享到:
  瞬息之间楚休周身罡气凝聚在一起,渊渟岳峙,不动如山。
 
    那些追魂镖打在楚休的身上,直接便被他的独孤印所挡住,而那黑影则是一个闪身,直接跃上了房顶,离开了巡察使堂口。
 
    看着地上的那些追魂镖,楚休的眉头顿时一皱,他看到这暗器好像有些熟悉。
 
    而这时双方交手时的波动也是引来了杜广仲等人,看到竟然有人胆敢暗中潜入关中刑堂的巡察使堂口,杜广仲的面色骤然一变,直接冷声道:“大人,这贼子胆大包天,我这就带着人去追!”
 
    楚休皱了皱眉道:“先不用追,我自己去就行了,你们在这里等着就是。”
 
    说着,楚休的身形一动,也是直接跃到屋顶,消失不见。
 
    追踪着那黑影的痕迹,楚休直接来到巡察使堂口不远处的一个小巷里。
 
    那黑影扭动了一下,摘下自己脸上头套,他穿的竟然是一身包裹到了极致的夜行衣,只把眼睛露了出来,身形简直好像融入了黑夜当中一般。
 
    “楚兄,好久不见,或许现在我应该称呼你为巡察使楚大人才是了。”
 
    那黑影的脸上带着一丝懒散的淡淡笑意,竟然是昔日同为青龙会杀手的唐牙!
 
    这时小巷里面又有一个老者走了出来,正是鬼手王。
 
    鬼手王看着楚休啧啧叹道:“果然,有能耐的人无论是到了哪里都不愁吃喝,在青龙会分舵当中你是金牌杀手,现在到了关中刑堂,你这巡察使的位置竟然也能这么快就坐稳。”
 
    楚休挑了挑眉毛,他之前出手时便大约能猜到那黑影就是唐牙了。
 
    对方在暗器上的造诣极强,这点楚休在青龙会执行任务时便已经见过了,所以他才会感觉对方有些熟悉。
 
    再次见到故人,楚休淡淡道:“天罪舵主倒还真是挺执着的啊,这都追到了关中刑堂来了。
 
    只不过我就不相信天罪舵主敢在关中刑堂动手,这里可不是北燕,也不是西楚,关中刑堂在关中之地唯我独尊,青龙会在这里甚至连一个分舵都没有!”
 
    鬼手王苦笑着摇摇头道:“别提什么青龙会了,我等现在都已经不是青龙会的人了,天罪舵主此时估计也没时间来追杀你了。”
 
    楚休微微一皱眉,之前他还以为是天罪舵主追到了关中刑堂来,而唐牙还是像上次那般,故意给他泄漏出一些动静来,提醒他,但谁承想鬼手王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楚休疑问道。
 
    鬼手王没有直接回答楚休,而是对身后的小巷道:“行了,都出来吧。”
 
    随着鬼手王的话音落下,从小巷深处走出来了三十多人,其中有着楚休熟悉‘残剑’雁不归、火奴、狼王等三人,剩下的都是天罪分多先天境界的杀手。
 
    只不过此时他们都没有传青龙会的衣物,也没有带着青龙会的斗笠和面子。
 
    鬼手王对着楚休道:“如你所见,我等都已经不是青龙会的人了,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还要从当初天罪舵主追杀你失败开始说起。
 
    昔日你引来白虎堂的人对天罪舵主出手,那白虎堂的武者实力的确强悍的很,天罪舵主的底蕴甚至都要比对方弱上一筹。
 
    只不过那白虎堂的莽汉太过自信,被天罪舵主用异宝偷袭,将其重伤,最后竟然直接将其反杀,虽然天罪舵主自身也是受了重创。
 
    那白虎堂的莽汉乃是白虎堂麾下一个分堂的堂主,地位跟天罪舵主一样,作为宿敌,天罪舵主斩杀白虎堂的一位分堂堂主可是立下了大功,凭借此功,天罪舵主竟然得到了重新回到青龙会总部的机会。
 
    当然有资格回到总部的只是天罪舵主,我等当然是没那个资格。”
 
    说到这里,鬼手王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明之色道:“天罪舵主临走的时候只带了一个人作为随身的心腹,这人便是那‘青电剑’陈峤。”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投靠(打赏补更)
 
    PS:这章是为了盟主爱吃火锅的咸鱼打赏补更的。
 
    天罪舵主竟然能将白虎堂那名分堂的堂主击杀,楚休倒还当真有些诧异。
 
    因为之前按照楚休所想,双方应该是两败俱伤的结局或者是天罪舵主不敌退走,没想到境界底蕴处于下风的天罪舵主竟然能反杀那名白虎堂的武者。
 
    而此时听鬼手王的语气,他貌似对天罪舵主选择带着陈峤一人去总部有些不屑,但事实上楚休倒是感觉很正常。
 
    天罪分舵内的能人不少,天罪舵主随意找一个当自己的心腹,实力都要比那擅长溜须拍马的陈峤更强。
 
    只不过这些人实力虽然强,但却还真不适合当心腹。
 
    雁不归为人冷漠孤僻,唐牙性格难以捉摸,况且当初天罪舵主想要找人吸引火力当棋子,选择的便是楚休跟唐牙,虽然最后天罪舵主选择的是楚休,但他也是把唐牙列为了目标之一,恐怕唐牙心中早已经有了裂痕。
 
    而鬼手王等人要么太过油滑,要么实力不济,所以陈峤倒还真是一个最为不错的选择,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陈峤擅长溜须拍马的原因。
 
    楚休看着鬼手王等人皱眉道:“天罪舵主去了总部便去了总部,你们又为何要脱离青龙会?
 
    燕东之地便只有天罪一个分舵,天罪舵主虽然能力差了点,但也勉强把天罪分舵的框架给搭了起来,青龙会不至于离了一个天罪舵主便要把天罪分舵给废掉吧?”
 
    鬼手王苦笑道:“青龙会当然不会废掉天罪分舵,反而新来的舵主还带着不少的杀手前来,彻底将天罪分舵给填充满了。
 
    但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你应该知道的,我等都是以前天罪分舵的老人,而且数量实力还占据劣势,没有靠山,自然是要受到排挤的。
 
    之前我等在天罪分舵时的气氛你也都看到了,几乎不会出现争抢任务的情况,结果现在哪怕是唐牙和雁不归都经常一个月都接不到任务。
 
    这种情况下,我们继续呆在天罪分舵内又有什么意思?哪怕就算是转到其他分舵,估计情况也都差不多,所以我跟唐牙等人商量了一下,索性便直接选择脱离青龙会了,愿意跟我们离开的兄弟便只有现在这些。”
 
    楚休忽然问道:“脱离青龙会的代价怕是不低吧?”
 
    青龙会不是善堂,而是杀手组织,加入容易退出难。
 
    像是其他一些武林宗门,想要退出宗门要么成为被喊打追杀的弃徒,要么就把这一身的修为还给宗门,能够全须全尾的退出宗门的几乎是凤毛麟角。
 
    正常的武林宗门都是如此,更别说是行事邪门的青龙会了。
 
    鬼手王沉默了片刻道:“我等都不算是青龙会的重要人员,并且新任舵主也有些看我等不爽,想要将我们踢走,所以倒也没有太多为难我们。
 
    不过即使如此,我们也都是主动吞服下蛊虫,发下了心魔誓不能透露出任何关于青龙会的情报和隐秘。
 
    并且我们也差不多是拿出了这些年来我们任务奖励的三分之一,分舵那边这才让我们安全离去。”
 
    听到鬼手王这般说,楚休也是有些惊讶,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可当真是不少。
 
    所有任务奖励的三分之一就不说了,鬼手王等人可都是大出血了。
 
    还有那蛊虫可也是产自苗疆之地的奇异存在,发下心魔誓之后,只要违背誓言,那就会被蛊虫噬心而亡,十分的恶毒,除非吞服蛊虫者能够修炼到凝神三境中的第二境,真火炼神的境界,以武道真丹演化体内真火,这才能够将蛊虫彻底焚毁。
 
    “那你们这次来找我是为了?”楚休貌似隐隐感觉到了鬼手王等人来找他是为了什么。
 
    听到楚休这么问,鬼手王的神色一肃道:“我等加入青龙会多年,现在虽然离开了青龙会,但却也不想去江湖上随意厮混。

欢迎转载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 » 算是转到其他分舵估计情况也都差不多所以我跟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