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又说道“这要是我麾下的将军这样,我绝对

分享到:
其实最为尴尬的,倒是站着的这几位,有几个是鲜于埔的心腹的将领,还有一个文士,也是场内唯一的文士,也就是田畴了,这几个人不会给李林的跪下吧?一看这一大帮人跪了下来,几个人当即就蒙了,自己当然不能跪下来,但是十几万人啊,同时跪下来,那是个什么场面,田畴看到脸都红了…………
 
    但是听过了李林的话,田畴心里“咯噔!”一下,‘好手段,这四万余将士就这样落到了李林的手里了,而且还不是军心涣散的四万人,是军心振奋的四万人,是愿意誓死效忠与李林的四万人,自己还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根本无法多说什么!’田畴紧咬着牙,四万人啊,这么多的人马,就这样轻易的落尽了李林的手里,李林已经说的很清楚,是要整编之后,再度用这些人,整编,什么是整编,就是把这四万人吞并进自己的队伍之中,李元杰,你果然够狠,第一天来,就直接拿下了赵王在这前线的一半人马!
 
    但是田畴也是能愤恨的想着,这样的局面,要是没有李林,这四万人吗就不一定该怎样的收场了,现在跟了李林,起码还能上战场,杀敌人,要是真都是死在了自己兄弟的刀下,田畴又该是什么表情呢?
 
    李林说完了话,缓缓起身,四万赵军也是起身,谁也不敢在闹腾,很有秩序的受着李林麾下幽辽军的指挥,有点心眼的人都明白,用不了多久,他们也就是眼前这只大军的一员了…………
 
    李林走到了几名偏将的眼前,对几人黑着脸说道“你们几个,也把兵器交出来吧!”
 
    几名偏将已经,“这…………辽侯!你这是为何?我等解释鲜于埔将军麾下!”
 
    “你等玩忽职守,营中哗变只要罪责不再士兵,而皆是你等指挥不得当,才造成了这样的惨剧,你满看看倒在地上的士兵,这些都是你们的错!”说着,李林指了指因为哗变而败自己胞泽看似的士兵,随即又说道“这要是我麾下的将军这样,我绝对定斩不饶!就因为你们是鲜于埔将军的麾下,我才没杀你们,你们自己去跟鲜于埔将军认错吧!”
 
    “辽侯!你!”几名偏将有些愤怒,这跟我有什么干系,你受了我们营士兵的兵器,我们都没说啥,尽然还来收缴我们的兵器,你把你当成谁了?
 
    “嗯?”李林还没发话,只见李林身边的方方瞪着眼睛看着几人,冷哼了一声,这个意思就是,怎么?你们有什么不满吗?
 
    几名偏将看看这十万的幽辽将士,再想想李林的手段,哪还敢多说,直接就把兵器给交了,田畴心里暗骂“着没骨气,难道你们就这么怕那李林吗?”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到了这样的情况,谁敢再触李林的眉头啊?
 
    跟着田畴,李林来到了鲜于埔的帅帐,李林来到营内的事情,当然早就有人告诉了鲜于埔,鲜于埔什么人,当然也明白了李林暗中的意图何在,但是跟田畴一样,自己又能做什么?难道跟李林斗上一斗吗?那最后得到
    “哦!辽侯!某身体欠佳,不能施以全礼还望见谅!”鲜于埔笑道。
 
    “哦!老将军说的哪里话,老将军奋勇杀敌,宝刀不老,乃是我之楷模,只有林拜将军的份,将军何须还礼?”李林笑道。
 
    “呵呵!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没想到当年敢于主公对着干的毛头小子,已经变成了威震天下的英雄了!”鲜于埔赞叹了一句。

欢迎转载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 » 随即又说道“这要是我麾下的将军这样,我绝对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