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畴伸手取过桌上的茶盏,饮了下去万万不能败

分享到:
  “请!”到了堂内,李林一抬手,二人分主次落座,李林随即对身旁之人说道,“桃红,吩咐上茶!”
 
    “不用…………”本想说事况紧急,但是田畴望了一眼院中女眷,心下暗暗一叹,摇头说道,“也罢,元杰请!”
 
    “元杰的书房,仍是这般清雅啊…………”望着四壁空空、只有些书架的书房,田畴心中暗暗点头。
 
    我他妈倒是想添台电脑,李林翻翻白眼,来到这个时代十多年了,李林早已经适应了在这个时代的生活方式,反正有娇妻美妾陪着,儿子女儿嬉闹着的日子,惬意的很…………
 
    早上或是从颖儿房中、或是焕儿从房中、也可能是素素房中出来,在府邸内中办公理事,多麻烦呀!待吃过中饭,与自己儿女要耍,或是与颖儿她们调调情…………啊不,聊聊天,下午嘛,叫来几个兄弟喝点小酒,随后一道办点正事,待吃过晚饭,嘿嘿,咳!下面省略n多字…………
 
    “元杰可知,赵王在官渡败了一阵,损失惨重!”待辽侯府下人上了茶,田畴率先开口了。
 
    “唔!赵王?呵呵…………”李林笑着点点头,显然很是鄙视刘和称王这件事情,沉声说道,“我知,不过曹操貌似也没好过,就算胜,也是损失不少,更何况赵…………兄长他麾下兵多将广,这点损失根本伤不了他的元气!”
 
    “啊?”田畴有些愕然了,李林这么说是啥个意思?怎么消息这么快就传过来,自己可是马不停蹄的就跑了过来了,本来还想跟李林解释一番呢?没想到李林竟然这么痛快的就说出来了,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啊…………
 
    其实就是司马朗早就派人快马加鞭的感到了李林这里,将事情的说的很是清楚,这可比战报什么的,快的太多太多……
 
    “既然大人你来到了我这里,你什么目的,某当然清楚!这一会,刘和算是栽在了曹操的手里,曹操已经拿下黎阳,邺城岌岌可危,邺城一下,河北门户就算是被打开了,到时候,无论是兄长,还是某,都会在曹操的攻击范围之内,田畴大人,你说我还会在这里袖手旁观吗?”李林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唔!”田畴点点头,没想到李林竟然还这么干脆的答应了,这还是暗地里跟刘和水火不容的李林吗?田畴望了一眼门外眨着眼睛望着里面的李洁,下面的话却是有些说不出口…………
 
    “洁儿过来!”顺着田畴眼神一望,李林微微一笑,朝自己女儿招手。
 
    “爹爹!”洁儿欢快得跑到自己父亲身旁,李林一把抱住了李洁。
 
    “刘和大概能挺到什么时候?”抚摸着女儿的脑袋,李林轻声问道。
 
    “这个…………”田畴犹豫一下,明白了李林的意思,李林也是希望刘和最大的消耗自己的力量,同样,也是最大的消耗曹操的兵力,这样一来,李林处理起来也越轻松,自己以后夺得最大的利益也就越方便,如果手段得当的话,李林可能直接回成为实力最强的诸侯,到时候,危险的可就是刘和了…………
 
    但是田畴有一想,当前这种形式,若是李林再不出兵相助,主公定然要后撤,甚至是推出邯郸城,转移道并州,让曹操和李林直接碰面,但是这怎么可能,田畴不愿意,刘和更加不愿意,迟疑一阵,田畴缓缓说道,“伯达虽然多智,但是毕竟经验很少,如今亦有些急了,曹操那边也是步步紧逼,不肯松懈,由此看来,眼下事况不容乐观…………越快越好!”
 
    “唔?”李林点了点头,抬头望着田畴说道,“整顿兵马,恐怕要花点时间,今日天色不早了,明日日出出兵,如何?”
 
    田畴一看李林的样子,他得知李林已经将战事都了解,他可不信李林没有早做准备,不过区区一夜,比自己预想的要快这么多,田畴心里都纳闷了,这李林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性子改了这么多?
 
    “也罢!”田畴点点头。抚着下巴凝神说道,“如今主公那里,也就是邺城,只有区区四五万可战之兵,那曹操在黄河岸边打败主公之后,整顿降卒,现在兵马已经不下十二万,又夺了我军的粮草,兵锋更盛,主公在邺城也是难以抵挡,魏悠大人在收拢残余将士之后,大营中还有五万士兵,鲜于埔将军现在正在调集冀州其余可战的守军,但是这两部分战力着实不如曹操大军,又经历了败仗,军心尽丧,战况不同乐观,不知道辽侯能够派出多少人马?”
 
    “十万吧!我麾下精兵也就这些了!”李林笑道。
 
    “嗯,这与主公兵马加到一起,对于曹操那边绝对是压倒性的,不过,辽侯可有破敌之策?”田畴缓缓说道。
 
    “屁个破敌之策!”李林眼睛一翻,没好气说道,“曹操那那边麾下精兵猛将不少,但是大部分还都在南边西边防御刘表,孙策,马腾,所以现在我们就算是以正道攻打曹操,同样可以,伯达到底还是太急于求胜了,不然的话不会到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哦,也对!”田畴恍然地点点头,随即犹豫说道,“那我就与主公那边…………”
 
    李林苦笑一声,抱起女儿,摸摸她的脑袋,喃喃说道“事到如今,某也只有尽力而为了…………我有万万不能败的理由啊,所以大人请当心,某定然尽力!”
 
    “爹爹,洁儿把糕点都吃完了。爹爹再陪洁儿去买一些好么?往日都是姨娘陪洁儿去的…………”李洁撅着小嘴冲李林说道。
 
    “糕点吃多了会蛀牙哦!”李林心中也是有一些不忍,亲了李洁一下,说道。
 
    “什么是蛀牙啊?爹爹你就陪洁儿去嘛!”李洁晃动着身子,撒着娇。
 
    “好!”李林点点头,抱着女儿起身向屋外走去,“除了糕点,洁儿还想买什么?”
 
    “买什么,唔,让洁儿想想…………”李洁捂着自己的小脑袋装出苦恼的样子…………
 
    “慢慢想,时间……还长……………”李林笑着抱着李杰离开,也不管在一旁的田畴,既然事情已经商量好了,李林也不愿意多跟着老小子废话,还不如多陪陪家人,这一回一出征,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呢…………
 
    听着耳边渐渐远去的父女对话,田畴伸手取过桌上的茶盏,饮了下去,“万万不能败的理由么…………”田畴苦恼的说了一句,“这一会,怎的是千万不能败啊…………拜托了,辽侯!”田畴眯着眼睛看着李林担忧,这李林到底该怎么打败曹操,田畴不担心,最担心的只是这李林会不会…………下面的事情,田畴不敢想…………
 
    次日凌晨,破晓时分!往日仍抱着爱妻闷头大睡的李林,眼下却在颖儿闷不吭声的服侍下,穿上衣衫,房中除了嗖嗖的穿衣声之外,极为幽静。
 
    “唉,昨天给洁儿买了那么多。这丫头应该不会说我坏话了吧?你说呢?颖儿?”咬着嘴唇,颖儿低着,细细帮李林系着玉带。
 
    “咳…………话说,今天天气还真好啊”李林有些尴尬得挠挠头。
 
    “呼…………”幽幽吐了口气,颖儿缓缓抬起头来,凝神望着李林,似乎要将李林深深刻入心中一般。
 
    “夫君,妾身等你回来…………还有几个妹妹,以及虎儿、洁儿、晨儿…………我们都会在家中等着夫君回来!”刘颖深情的说了一句…………

欢迎转载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 » 田畴伸手取过桌上的茶盏,饮了下去万万不能败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