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就是孙观和彭了李林收拾他们也就是搂草打

分享到:
李林最讨厌的就是卖关子的,但是这个老头这么做,李林有怕他是有什么深意的,世外高人都这样,想要直接穿你武功还不直接就法功叫你,非要来的花活啥的,让你明白跟他混是不容易的,也是让你明白明白他是世外高人,他有权利搞你,而你可是不行……
 
    贾诩落下一子,看着李林道:“辽侯!虽然这场仗,你赢了,但是老夫也要劝你,莫要比人太紧,这个天下已经有太多的杀戮了,还望辽侯以后少杀戮而多行善!”
 
    贾诩这句话,让李林的面色暗了下来,贾诩的话他明白,在这东羌人那里,李林确实杀了不少人,屠城十几座,一个东羌人都没留下,东羌王庭已经被匈奴人祸害的不行,蔡文姬至今心里还有阴影,东羌之仇,李林已经解恨了,李林的疯狂,也已经慢慢化解开了,但是这是东羌,刘和呢?还有刘和背后的那个高人呢?算计我,害得我失魂落魄,出生入死的兄弟死了,有家不能回,亲人不能见,这让李林更加的恨,更加的要杀!
 
    看着李林严重杀过的凛冽的杀气,贾诩摇摇头,长叹一声,道:“辽侯!杀戮不是磨平仇恨的方法啊!”
 
    李林随意的落下一子,满脸阴霾的看着贾诩,道:“那文和先生!我身负如此大仇,怎么可能不杀?要是先生,估计先生也会如此的!”
 
    毒士贾诩,心狠的程度根本不下于李林,但是就看贾诩悲叹一声,道:“辽侯啊!要是从前,不错,老夫肯定会用杀戮来保住自己的性命,那个时候,老夫真是太怕死了,太怕死了,可以说从老夫弱冠之后,老夫经历的生死实在是太多,并不是战场上,就算是一个小小的危机,都会让老夫险些丧命,所以自己那个时候真是怕了,恐怖到了极点,那么就是愤怒,就是毒辣,但是现在…………”贾诩说着说着,抬眼凝视李林,那个眼神,很复杂…………
 
    李林也是不惧贾诩的眼神,缓缓道:“文和先生,你说的不错,但是现在,林就是出于先生的当年!林不是不愿意不听从先生教诲,而是……林就是要杀那些该杀之人,若是不杀,将来就会有跟多的杀戮!”
 
    “诶…………”贾诩一听,竟然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让李林看的有些云里雾里,贾诩道:“辽侯果然是当世奇人!”
 
    李林淡淡一笑,摇摇头,道:“林不是奇人,现在的林跟文和先生当年一样,就是想在这乱世之中苟活下来,可以回到自己的妻子儿女身边,过上太平日子的人!”
 
    贾诩一听,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落下一子,继续注视着棋盘。
 
    李林默默的说道:“先生!你为何要在此等待林的到来,可是…………”
 
    “不!”贾诩知道李林要说什么,当即制止,便没了下文,可是李林现在都没有明白这贾诩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很是无语。
 
    “先生!”李林沉静了半天,忽然叫了一声,握住了贾诩的手,制止贾诩在落子,贾诩很是迷惑的抬起头看着李林。
 
    李林轻声说道:“先生!还是别下了!其实…………林根本不会下棋!”
 
    “什么?”贾诩一听,惊讶的看着李林,李林很是尴尬的一笑,道:“林的棋艺其实连入门都没有,只是道这黑白子而已,根本不知道如何布阵,就连着第一步下在哪里,李林都不知道!”
 
    “但是……这……”贾诩指了指棋盘,乱下一通,竟然还和自己下了这么久,贾诩竟然都有些不信,道:“难道这不是辽侯之计?”
 
    李林摇摇头,无奈的笑道:“这棋盘对于先生来说可比天下,但是在林的眼里,他只不过是一块木板而已,顶多是话了一条条的黑格子!”
 
    “啪嗒!”贾诩的手一松,手里的棋子掉在了棋盘上,给李林吓了一跳,我就是陪你玩玩,可不是糊弄你的啊,你可别一生气气死过去,我可是被背不了这样的责任!
 
    看着李林惊奇的眼神,贾诩一下子大笑了出来,道:“哈哈……原来…………原来辽侯就是用……就是用这胡乱的下发…………哈哈…………”
 
    贾诩大笑着,含糊的说话,李林也是被弄得笑了出来,只是笑的有些窘迫罢了,缓缓的送来了贾诩的手。
 
    “咳咳…………”贾诩大笑几下,便很是剧烈的咳嗽,咳的都有点慎人,李林都怕他把他肺子给咳出来,赶紧下榻到了贾诩的旁边,拍拍贾诩的后背,道:“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贾诩赶紧将自己的咳意忍了下去,习惯性的擦擦嘴,对李林摆了摆手,摇摇头道:“没事!没事!”
 
    李林看着贾诩的脸色,眼睛上血丝,很是关心的道:“先生!你病的如此严重,还是跟林走吧!林定然会派人好好照顾先生!”
 
    贾诩摇摇头,道:“辽侯!如今老夫已经不想在参与这世事纷争,当年想要凭着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片天下的心志,也已经被这多少年的征战所磨平了,辽侯!我在此摆下这棋局,其实……其实就是想证明,老夫并没有输!”说着,贾诩睁着满是血丝的安静看着李林。
 
    “啊?”李林惊疑一声,刚才一上来,贾诩就直接说他输了!怎么又忽然说他在此就是想证明,他没有输?真是太深奥了…………
 
 第一百五十四章 贾诩隐世
 
    “咳咳!”贾诩咳嗽两声,看了看李林,道:“辽侯!到最后,看来还是老夫输了!”
 
    “额……靠!”李林彻底无语了,又是输又是赢的,着实给李林弄迷糊了,索性,李林直接退后一步,对贾诩拱手道:“希望文和先生以为林之主谋,助林止住这天下太多的杀戮!”
 
    “哈哈…………”没想到贾诩又笑了出来,李林很是无语,心说“我有这么可乐吗?”
 
    贾诩依旧在自顾自的嘀咕着,道:“是啊!是啊,其实辽侯根本就是什么计策都没用,让老夫输的不是辽侯,而是老夫自己啊!而是老夫自己啊!”
 
    “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贾诩身体严重的乱战,忽然就倒了下去。
 
    “先生!”李林惊叫一声,立即大步跨了过去,扶住贾诩倒下去的身子,惊叫道:“先生!先生!你没事吧!先生!”
 
    就看着贾诩有些虚弱的看着李林,缓缓道:“辽侯!我终于明白了,老夫算计半生,任何事情都算计到了最深处,但是还是败在了辽侯之手,老夫终于明白,终于明白,算计又有何用啊…………还是安安静静的最好!奔波半生,终于让老夫明白,还是平淡最好啊…………”
 
    “啊……这个…………”李林很是复杂的看着贾诩,这……这好像是在交代遗言啊…………
 
    李林依旧关心的问道:“先生!您的身体无事吧?”
 
    贾诩淡淡一笑,道:“心结已经解开,这身体,必然无事!”
 
    “哦!”李林有些落寞的答应一声,刚才自己还以为你妈你要死呢?本来想听听你遗言说啥的!说不定还有啥惊天秘密要告诉我,这下好了,看你的精气神瞬间满血复活啊!
 
    贾诩缓缓的坐正了身子,李林有些犹豫的说道:“那个……先生,林说的那个事…………”
 
    贾诩摆摆手,道:“辽侯!老夫刚才已经说了,老夫决定不问世事!还望辽侯成全!”
 
    李林咂咂嘴,心中无语的道:“你倒好!白费老子这么大力气,还陪你玩了半天棋子……”
 
    “但是!”贾诩忽然话锋一转,李林眼睛一亮,有门!还是有门的!
 
    贾诩缓缓道:“我知道,无我在,这雍州已经无有可挡辽侯之人,孙观,彭脱而且仅仅手下,仍然有两万兵马,辽侯!某已经书信交给了他们,让他们投靠辽侯!还望辽侯可以接纳他们!”
 
    李林心中有一次失落,原来就是孙观和彭脱啊!张白骑都死了,李林收拾他们也就是搂草打兔子了,但是贾诩这么干,当然也是帮自己,李林当即点头,道:“先生放心,林一定会善待他们!”
 
    “好!”贾诩点点头,犹豫一下,回头看了看李林,道:“还有一事…………”
 
    李林看着贾诩犹豫的表情,立即道:“先生请说!”
 

欢迎转载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 » 原来就是孙观和彭了李林收拾他们也就是搂草打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