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只认为战场之上虽然不算策但是总算是可是

分享到:
 “哈哈…………”贾诩轻笑了几声,还引来了两声咳嗽,后面,胡车儿站在门口,贾诩给了胡车儿一个眼神,胡车儿会意,打开门,缓缓的退了出去,还轻轻的将门带上。
 
    贾诩凝视着李林,好似是想到了什么,道:“来!辽侯坐吧!”原来李林进来之后还在那里端正的站着,真的好似贾诩就是一个长辈一般,很是恭敬。
 
    “好!”李林点点头,缓缓的坐在了距离贾诩最近的地板上,而贾诩在榻上,这样以来,李林就比贾诩矮了不少,李林要看贾诩还要抬起头来,但是李林好似毫不介意的样子。
 
    贾诩看着李林的样子,淡淡一笑,晃着脑袋道:“世人皆是称辽侯乃是当世奇人,果然如此啊!”
 
    李林一掰腿,盘腿坐在了地上,笑道:“呵呵!我年轻,不怕凉!”
 
    看着李林的样子,贾诩更加是想笑,但是一笑,便要牵动自己的气息,又要连连咳嗽,所以赶紧将笑意忍了下去。
 
    李林就好似在唠嗑一般,看着贾诩,道:“不知道文和先生找林来,是为何啊?”
 
    “咳咳!”轻咳了两声,贾诩用手帕擦擦嘴,缓缓道:“辽侯!这一次!乃是老夫输了!”既然李林直奔主题,那么贾诩也就不再多说废话,竟然直接跟李林说出来认输的话。
 
    从城外跟胡车儿进来,这一路走过来的几分钟,李林心中一直在寻思着,盘算着贾诩会给自己说什么,但是这样的开场白,是李林万万没有想到的,贾诩一上来,竟然直接就说自己输了,毒士贾诩啊!甚至有人认为它是这乱世三国之中最聪明的人,虽然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好说是最聪明是不可能的,但是这贾诩的大智慧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可是现在,他跟自己认输诶!李林心中竟然都有一些激动,就好像幼儿园得了大红花,小学得了双百,中学得了年纪第一,大学有漂亮的白富美跟自己告白一般。
 
    李林则是赶紧谦虚道:“不不不!文和先生之谋,林望之莫及,林乃是取巧了,取巧了,胜之不武!”
 
    贾诩淡淡一笑,摆摆手,道:“战场之事,成王败寇,想必辽侯要比老夫明白的多,哪有什么胜之不武,胜了便是生了,败了便是败了,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计谋便是算计,便是技巧,辽侯此次之计,着实让老夫接不住了!但是不知道…………辽侯之计到底是从何处寻来啊?”
 
    “啊……这个……”李林张着嘴,很想说是从抗日神剧里面学来的,就是没有可以手撕鬼子那样的牛人在身边,但是这也没法跟贾诩说啊。
 
    看着李林由于的样子,贾诩忽然道:“可是……世人传闻辽侯手中的那一本鬼谷兵法中所学?”
 
    李林一听,当即点头道:“正是!就是此书所学!所以,林确实是…………呵呵……确实是…………”
 
    看着李林的样子,贾诩几乎已经猜出了李林的所说的话的真假,但是既然李林不想说,贾诩当然不会问,叹息一声,道:“辽侯此计,可是好计啊!辽侯!你我下盘棋怎么样?”
 
    “啊?”李林一听,当即惊讶无比,下棋,李林立即会想到再加上,杨修和卢毓那俩货,自己连五子棋都下不明白还下围棋,还是跟贾诩下,李林感激难道:“这个……还是…………”刚要说算了,只看贾诩竟然一转身,身后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棋盘摆了上来,放在了榻上,一直自己对面,贾诩道:“辽侯!可愿意跟老夫下一盘棋?”
 
    “我……”李林不知道该说什么,都这样了,就瞎来呗!一咬牙,点点头,道:“好!”反正你打仗都输给自己,棋局上自己输给你又能咋地?
 
    “请!”贾诩一伸手,这意思是让李林先走啊。
 
    李林一挠头,这个,着围棋一开始先下哪里了?李林是真的不知道啊,连忙说道:“那个…………文和先生是长辈,还是您先来,您先来!”
 
    贾诩淡淡一笑,道:“辽侯!这棋局上,就跟这战场上一样,无有大小,只有输赢!”说是这么说,但是贾诩可是点拿起来白字缓缓的下了一步,随即道:“先下手为强!”
 
    李林微微一笑,道:“呵呵!那林就是喜欢后发制人的!”说着,拿起来黑子,但是这个下哪里嘛?李林是真不知道啊,看着中间那个黑点,自己下五子棋的时候总喜欢第一步先下那里,那就直接按五子棋玩得了,李林一咬牙,黑子下在了棋盘上,正落在了天元之上。
 
    “额?”贾诩略微惊讶,疑惑的抬头看了看李林,李林那当然是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显示自己的这一步是那么的理所当然,甚至是还有另外的深意,贾诩眼珠子一转,接着按照这自己的套路来,而李林呢,接着按着五子棋的套路来。
 
    一个是围棋,围四而去一,一个是五子棋,李林一看贾诩有个活三,立即就黑字下过去,没有套路,没有章法,就是不能让你五个连上,两个人,两种不一样的玩法,竟然出现在了一张棋盘上,而贾诩可是有些深意的,正是要用棋盘来模拟一场战争,好似在还自己一个愿望一般,而李林就是瞎胡闹,战争自己赢了就行了…………
 
    贾诩一边落子,一边道:“辽侯!你虽然已经胜了,但也是险胜啊!”
 
    李林点点头,道:“这个林知道,面对先生之谋,自己胜了也必然是微微胜那么一点罢了,但是林不明白,先生明明还有翻盘的机会,为何会在这宜君之中,与林再次啊…………”说着,李林有些可笑的指了指这棋盘。
 
    “咳咳!贾诩咳嗽了两声,看着李林,缓缓道:“辽侯,这场战争,就让他尽快结束吧!”说着,贾诩缓缓的拿起一枚棋子,幽幽说道:“就让这以后的战争,在这棋盘上解决吧…………”
 
    “大哥……棋盘咋解决啊…………”李林一听,心中无语至极,呐喊了一声…………
 
 第一百五十三章 棋局与输赢
 
    看着一片混乱的棋盘,都给贾诩看的迷糊糊,抬眼看了看李林,很是不明白这李林有用的什么路数,在贾诩的眼里,这笑笑的棋盘之间,就是一个战场,方寸之间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而李林呢,这棋盘……就是尼玛棋盘,没有啥深意,有的时候根本连看都不看,直接落子,这一下,那边一下,上次的一通乱拳已经给贾诩打怕了,贾诩还以为这是李林的什么新颖的计策,而自己根本没有见识过,竟然还显得有些慌了手脚,举起棋子,凝神关注这棋盘,迟迟没有落下…………
 
    李林心中也是叫苦不迭,贾诩的一句话给他吓的够呛,竟然要用棋盘来决定以后的胜负,你这让我咋弄,黑白子当兵马将士?李林可是没这个能耐,虽然也听说过什么墨子用棋盘布阵是怎么着的,但是李林连个围棋入门都算不上,怎么可能还有这么高的境界,还有,贾诩竟然不想再打了,难道他是不想再给刘和办事了?还是说,要跟自己?李林心中也在紧密的盘算着。
 
    “啪嗒!”贾诩落下一子,李林根本毫不犹豫,拿起一个黑子很是随意了落了下来,贾诩在那里举了半天,他这一秒钟都没耽误,看的贾诩都直冒汗,加上李林那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贾诩心中打着鼓,自己估计是中了李林的全套了…………
 
    贾诩又拿起一子,李林则是开口了,疑惑道:“文和先生!你只要逃出林的追击,仍然有很大的回旋之地,为何就说不打了呢?”
 
    贾诩淡淡一笑,落下一子,缓缓道:“打也是败,不打也是败,老夫为何还要生灵涂炭呢?”
 
    “哦?”李林眉毛一挑,又是胡乱的下了一手,看着贾诩,道:“弃车保帅,林可是不一定会赢啊?”
 
    贾诩很是纳闷的看了一眼李林,这下围棋呢,你竟然还在说象棋的事?什么意思?随即也是拿起一子,一边落下一边道:“辽侯所说,可是让老夫弃雍凉而保两都?”
 
    “对!”李林差一点拍起来巴掌,你看看人家说的多有水平,在看咱这……想着,李林低头看了一眼棋盘,“嘿!俺有五个子了嘿!”刚要激动,但是一回想,自己下的这是围棋,你20个子连一块也不算是赢…………
 
    贾诩摇摇头,道:“就算是保两都,老夫!也已经输了!可能在一开始,老夫便输了!”
 
    李林疑惑道:“以长安之利,崤函之险,凭着林这些兵马,加上文和先生在,林可是不会像这次这么好命了吧?”
 
    “哈哈…………咳咳…………”贾诩笑了出来,却是引来连连咳嗽,缓了一下,擦了擦嘴,看着李林道:“难道辽侯在说笑吗?老夫一直说自己会输,而辽侯也是一直在说自己不会赢?”
 
    “额?”李林一听,还真是,我俩这不是有病嘛?这不就好比自己去买东西,卖家一个劲的减价,而自己则是一个劲的加价,连忙尴尬的一笑道:“是啊是啊!”
 
    贾诩面色微微一变,叹息一声,道:“诶…………老夫只认为战场之上,虽然不算是算无遗策,但是总算是可是算出这下面的两步棋,但是这一次与辽侯的对弈,老夫确实看不透辽侯,就好似如今这棋盘之上!”说着,贾诩指了指这棋盘,缓缓道:“这个棋局,老夫竟然完全想不到辽侯的下一步会下在哪里!”
 
    “这个…………嘿嘿!”李林心说,“你不知道,我尼玛也不知道呢?我压根就没想着要下哪!”
 

欢迎转载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双色球定胆杀号360_彩宝贝双色球杀号定胆 » 老夫只认为战场之上虽然不算策但是总算是可是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